目前位置: 首頁 > 知識中心 > 創新研發 > 專訪全球第一名的創新大師--克里斯汀森(上集)

專訪全球第一名的創新大師--克里斯汀森(上集)

加入收藏
收件人email:
寄件人姓名:
寄件人email:

極少有管理學家能夠像克萊頓•克里斯汀森(Clayton M.Christensen)一樣具體改變了一家公司的決策、影響了產品研發的進程。小到美國連鎖超市里的“一分鐘診室”大到英特爾,都受他的理論影響。也沒有哪位管理學者可以像他一樣深諳且影響了諸多行業的格局。我們AIM公司的創新解碼™方法論有部分創新工具也是源自克里斯汀森的創新理論。
 
克里斯汀森已發表了60余篇文章,出版了9本著作,是現代管理學界最高產的作家之一,《紐約時報》戲稱克里斯汀森是真正的“創新沙皇”(Innovation Czar)。當他說“下一個被顛覆的行業將是XX”時,全世界都會側耳傾聽。然後,該行業的後進者就開始準備成為顛覆者,而該行業的現有巨頭則開始防範佔領縫隙市場的小公司。


西方管理學界的發展動力之一就是“論戰”(Debate),理論上的互相批判和傳承一樣重要,攻訐有時也在所難免,克里斯汀森卻成為少數“免受戰火攻擊”的特例。2013年11月,在倫敦舉辦的“全球50位管理大師”盛典期間,《哈佛商業評論》中文版面對面採訪了榮登2011年、2013年榜首的克萊頓•克里斯汀森。
《哈佛商業評論》中文版已多次介紹過克里斯汀森的理論和他命運多舛的個人經歷。此次採訪前,克里斯汀森坦言自己對中國公司不甚瞭解,只提到看好海爾和吉利,所以此次採訪聚焦在“顛覆性創新”的理論起源與實踐、不同行業的理論應用、他的諮詢公司Innosight的理論操作以及理論如何應用到個人生活的選擇。

源於職場挫折
HBR中文版:1997年出版的《創新者的窘境》總結了當時令人震驚的行業共性現象:電腦硬碟、鋼鐵到重工業機械製造等行業的巨頭都死于自己最大的優勢,用你在書裡的話說:它們的錯誤在於做對了所有的事情。但我們一直有個疑問:管理學界有個不成文的規則:總結、兜售成功者的秘笈。你為什麼會反其道行之,選擇研究失敗者?

克里斯汀森:我就讀楊百翰大學(Brigham Young University)時的夢想是做一名記者。但BYU的新聞學院院長告訴我,要先在一個實在的領域學習,然後再回到媒體業。於是我選擇了經濟學,夢想著自己有一天會去《華爾街日報》。但從哈佛獲得MBA學歷之後,我加入了陶瓷工藝系統公司(Ceramics ProcessSystems Corporation,現為CPS控股公司)。1987年CPS上市時的股價為12美元,而三個月後的“黑色星期五”,使得其股價狂跌至2美元。有一本兒童讀物名為《亞歷山大,上周日我們還是富人》(Alexander, WhoUsed to Be Rich Last Sunday)——這就是我們當時的真實寫照。

公司炒了我,但CPS的董事會成員金•克拉克(Kim Clark,曾擔任哈佛商學院院長)推薦我去哈佛大學商學院讀博士。《創新者的窘境》是我的博士論文,源於我當時被踢進哈佛時的疑問:為什麼一群聰明人做出來的聰明決定會失敗?

HBR中文版:這本書後來引起如安迪•葛洛夫(Andy Grove)的關注,約伯斯、喬治•吉爾德(George Gilder)和比爾•蓋茨都在公開場合表明《創新者的窘境》影響了他們,也正在影響著中國……
克里斯汀森:在這本書出版之前,我發表了兩篇文章(其中一篇題為《顛覆性技術:抓住潮流》(DisruptiveTechnologies: Catching the Wave),刊登在《哈佛商業評論》英文版1995年1/2月刊上)。英特爾的一位女工程師拿著其中一篇去找葛洛夫說:“你必須看看這篇文章,它說英特爾要死了。”

我在文章中根本沒有提及英特爾,但葛洛夫還是給我打了電話,用粗魯的語氣說:“我根本沒有時間讀你們這種人寫的學術文章,但是我在兩周後有個會議,我希望你來告訴我為什麼英特爾會死。”我去參加了會議,他說:“我現在給你10分鐘,告訴我你對英特爾的看法。”我說:“我不瞭解英特爾,我也沒看法。但是我有一套理論,理論本身對英特爾有看法。”於是我給他介紹了顛覆性創新,告訴他小型鋼鐵廠是如何顛覆了大型鋼鐵公司,因為大型鋼鐵公司迫不及待地想把利潤低、品質差的市場空間讓出去,最後小型鋼鐵廠逐漸提高品質挑戰頂級市場的份額。

我還沒說完,他就打斷了: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的意思是我們必須幹掉Cyrix和AMD,設立事業部打入低端市場。”後來就有了令業內不能理解的、佔領低端市場的賽揚處理器。

語言:創新理論到實踐的鴻溝
HBR中文版:《創新者的窘境》已經16年了,恕我直言,“顛覆性創新”這一概念、理論一直被曲解,你同意這樣的說法嗎?

克里斯汀森:首先我必須承認當初選擇了一個錯誤的詞來定義和概括這一理論。“顛覆”在英文裡有太多的意涵,比如,改變遊戲規則的、突破性的,我相信在中文裡它的意思更為極端,但事實上如果你讀過這本書就會明白,這個詞有著非常具體的語境和定義。
HBR中文版: 有公司請你去做諮詢,但最後也未能倖免於難,比如柯達。是理論本身、執行還是哪裡出了問題?

克里斯汀森:柯達公司曾經聯繫過我,而且安排管理團隊來到哈佛進行為期三天的討論,他們的結論是:創新者的窘境就是柯達當時的窘境,做對了所有的事情就是最大的錯誤。最後他們決定在公司內設立一個獨立的產品部門,由史兆威(Willy Shih)博士主管,研發和出售價格低廉、圖元低、操作簡單的產品EasyShare,這款產品在美國的相機市場上曾佔據1/3的份額。

(未完待續)
資料來源:哈佛商業評論

相關課程資訊:http://is.gd/g0Fxw2

日期:2014-12-04    出處:AIM俐鉅彙整